走进科大

学员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走进科大» 学员风采

学员风采

接过钢枪,穿上戎装续荣光

他们,是军人后代,他们的祖辈或经历过硝烟战火,或扎根边疆守卫家国,而新时代的他们,在人生的重要路口也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今天,我们走近这群有些特别的新学员,他们将在军校成长,将红色血脉继续传承……


薛笑冰:四代戎装,不同时空同一选择

83cba853556b4677b4902c76b4124385.jpg

在新训队伍中,一个高高壮壮、皮肤黝黑的小伙军姿动作特别标准,从没让班长挑过错。“从小到大,一犯错家里就让我站军姿。”他叫薛笑冰,来自一个四代从军的家庭。幼时生长在部队大院,高中接受封闭式管理,他对伴随着号角哨音一令一动的军校生活适应得很快,在一众新生中显得十分沉稳与老练。

薛笑冰的太爷爷曾参与解放战争,壮烈牺牲于淮海战役,对家里留下过一句嘱咐,就是要让儿子当兵。他的爷爷从十二岁起,每年都往征兵处跑,都因为年龄太小被婉拒,十六岁时终于如愿,并跟随王震将军的部队入疆进行生产建设,从此在新疆安了家。父亲高考完瞒着家人主动报名参军,在十八年从军经历中多次执行重大军事任务,还在一次行动中光荣负伤,所在单位荣立集体一等功。母亲的两位兄长也都是军人,还有一个表哥在当特警。家人们常围坐在一起观看军事题材的新闻报道和影视剧,爱军氛围非常浓厚。

“家里没有给我压力,上军校是我多年前就做好的决定。”薛笑冰一直很崇拜他的父亲,尽管转业了,父亲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作息,拥有挺拔的身姿,凡是见到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当过兵,和战友多年如初的情谊也让薛笑冰十分感动。“我觉得军队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地方,无论是军营的环境还是战友之间的感情,我真的很喜欢。”

来到军校,薛笑冰觉得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一样。“我一直都知道来到部队意味着什么。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艰苦的环境里人才能成长。”


骆天翔:像爷爷一样,当个“利索”的战士

958c3cdeaa1b4d9db08b085bda621d5a.jpg

每当回想起爷爷的时候,骆天翔总会想起爷爷骆毅穿着白色衬衫与西裤,走在大道上教自己唱军歌的场景。“这老头,都快80了,还这么精神,真利索。”这是邻居们常常对骆毅挂在嘴边的评价。爷爷的“利索”也成为骆天翔对军人的第一个认识。

骆天翔的爷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一名有着11年军龄的老兵,爷爷的军旅故事和家中珍藏的奖章在骆天翔成长过程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也在他心里早早埋下了从军报国的种子。他渴望感受部队战友之间的温情,他梦想着自己看起来也很“利索”。

今年,在新疆兵团二中就读的骆天翔,高考考取了642分。在众人眼中,这个分数可以选择国内任意一所“985”“211”高校就读,但在繁华与芳华的较量中,儿时撒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信仰基因始终占据着思想“上甘岭”。从小到大几乎每年都获评“三好学生”的骆天翔做出了一个坚定的选择:走进军营,走进国防科大。

“国防科大的科研水平,在高校中是有目共睹的。”在骆天翔心中,既然要选择军校,那自然是要选择最顶尖的那所,而国防科大,是他心中最完美的选择。他要在这里,将红色血脉内化为家族基因,永续传承。


薛璟璇:军三代,就得有军人的样子

e1e926e133c6496cba0738004f7731e0.jpg

三代从军,在新学员薛璟璇的身上深深打下了红色的烙印。爷爷曾经参加过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父亲也曾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家庭的熏陶让他产生了“接班”的使命感。他从小便拿定主意,誓要接过父辈的担子,携笔从戎。

军人的家庭有军人的作风。父亲虽然已经退伍,但对薛璟璇的要求从来没有松懈。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刷牙洗脸三分钟内完成,学习、体能训练、内务整理,一样都不能落下。虽然辛苦,但为他后来与国防科大结缘打下了基础。

为了考科大,他放弃了在上海读国际高中考国外大学的机会,甚至放弃了自己喜欢的文科,而选择了更有可能被科大录取的理科。同学的教辅资料上有科大校门的照片,他就拿另外的资料和同学交换,只要有科大的新闻,他都第一时间关注......父母原本以为只是他一拍脑袋的想法,却没想到贯穿了他整个学习生涯。“无论如何一定要上科大,哪怕复读再考,哪怕参军再考”。终于,薛璟璇以67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了科大,是科大在安徽省录取考生中的第一名。

收好行囊,薛璟璇独自踏入校园。多年来以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让他迅速适应了新训生活。队列时,班长把他放在排头兵的位置,为了能胜任这个角色,他经常单独给自己加练。他开玩笑地把科大称为“国防换装学院”,每天换几套衣服就湿几套衣服。脚底磨出了泡,肩膀被拉伤,但是他说,“该走还得走,该跑还得跑,无论在哪里,必须得有军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