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我们的青春在哪儿安放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每当听到这样的旋律,内心总有一种情绪涌动。从迈进军校大门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憧憬着,有一天能够自豪地拿着毕业证书,摘下肩头的“一道杠”。而今回首,我从国防科大毕业已经整整5年了。那年的抉择,那些让我深受触动的故事,至今还历历在目……

犹记得2016年7月,我和同窗五年的战友一起走完了军校生涯,在面临毕业分配时,有人选择了到一线作战部队,奉献青春建立功勋;有人选择了远赴祖国疆界边陲,扎根边疆守卫国土;有人选择了奔赴沿海岛礁,筑梦深蓝捍卫国威;也有人选择了到车水马龙的繁华城市,在灯红酒绿中守护净土;更有人选择了回到充满乡愁的故地家乡,用寸草心报答三春晖。

无论是怎样的选择,无论未来我们会到哪里,其实都是我们青春安放的地方。

我的印象里,一名叫刘博的班长让我记忆犹新。个子瘦高,少言少语,体能特别好,当时首次实行毕业学员综合评定排名选岗,他的成绩在同批毕业学员中名列第三,这也意味着他具有更大的选择权。但是,在选岗时,来自辽宁建平的他却选择了西藏。

他说,自己心里很早就埋下了赴藏的种子。在他的书架上,我惊奇地发现,他所读的书籍大都和西藏相关——《美丽中国》《藏地密码》《第三极》……“班长,为啥你的书都和西藏有关?”我随口一问。“天林,你有一个让你心驰神往的地方吗?”听到他这句话,我便意识到,刘博班长心驰神往的地方便是西藏。“对我来讲,西藏是一个神圣而纯洁的地方,我想去守护它。”这个从未到过西藏的人,却对西藏如此向往,在他的三份戍边申请书上,写着同一句话:“我自愿奔赴西藏边陲,让我的青春,如同格桑花一样,绽放在雪域高原……”

时隔两年,在我毕业时,身边又发生了雷同的一幕。学员邱绍福,在毕业分配时,义无反顾选择了驻西藏某边防团——一个海拔4000多米、位于中印边境的地方。

“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我无数个日夜思考后的决定。”邱绍福这样告诉我们。当时赴藏单位一共有四个,而中印边境的一线作战单位是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同样是火热七月,他二话没说,便在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的后面签字并按下了鲜红的手印。

谈到边陲一线,很多人都会望而生畏,但总有人,把越是艰苦、越是偏远、越是恶劣的地方作为了自己的第一选择。

和我同一单位的士兵学员郭浩然,在综合评定中排名第一,他的选择是黑龙江萝北边防一线。确定了自己的岗位后,他曾和我开玩笑说,自己以后坐在边防线上钓鱼,鱼钩都能够着俄罗斯的地界;我也笑着回应他,那千万别钓我们国家的鱼,要多钓一些俄罗斯的鱼。玩笑之间,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双眼开始泛红。

“这样的选择后悔吗?”

“自己的选择,绝不后悔,不管多苦,路都要走完!”背上行囊,他成为了我们同批毕业学员中第一个离开的人。

我们都一样,谁人不喜欢舒适安逸?谁又愿意远离家乡奔波千里?但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安放在最偏远的基层一线,或是心之所向,或是使命担当。

在我已经到达单位报到时,意外收到了本科同学的一条信息,内容很简单——“新疆,安好!”发件人叫做王国梁,我俩在国防科大学习时做了四年的同学,后来,我到了工程兵学院,他到了沈阳炮兵学院。毕业时,我们一起走向基层岗位。

得知他即将远赴新疆伊犁,我倍感意外,以我对他的了解,不仅管理能力突出,担任学员连骨干,而且学习成绩优异,在写作上还是一把好手。

“内地名额有限,边疆总得需要人去。”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但我知道他的内心并不平淡。家人在青海、女朋友在长沙、自己的单位在伊犁,谈到这些,他的心里难免有些落寞。

与现在的落寞相比,更为孤寂的可能是驻扎在边疆的辛酸,然而他选择了义无反顾的担当。他发给我的一张照片我一直保存着:毕业典礼的现场,他带着大红花,胸前是金灿灿的勋章,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向五年的军校青春致敬……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想,青春的意义在哪儿?与其苦思冥想,更多的人会选择用实际行动去诠释。走出校门,离开校园,我们不再是一名学员,踏进营门,来到基层,我们是一名即将履职的“准排长”。

角色变了,身份变了,肩负的职责使命没变。将来,无论是在戈壁荒漠、还是在海岛礁石、无论是身处车水马龙,还是驻守边防一线,只要有这一身军装,只要是火热军营,那便是我们青春安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