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实习感悟:我与廖班长

“廖工,廖工,老廖呢?”只见廖班长拿起扳手钻进车底,摆弄几下后满脸油污地钻出来。      

“好了!”      

每个人都舒了一口气,干扰车的机油泄露可不是小问题,可能危及整个装备站。      

老廖叫廖鹏辉,空军某团通信干扰装备站技师。这是下部队实习的我,第一次见到廖班长。      

“廖工,今天咋没带着你媳妇?”      

“带了,在兜里呢。”      

“媳妇?兜里?”后来我才知道,廖班长喜欢钻研装备说明书,说明书不离手。战友们戏称班长为“廖工”,说班长不像个当兵的,像个搞科研的。      

“这是Link16信号,工作频率在……” 眼前的廖班长,皮肤黝黑,显得非常精干。他对各个操控席位了如指掌,对专业知识的理解程度远超于我。我好奇地拿起他的说明书,上面的笔记满满当当,字迹十分工整。      

“班长,你是怎么将四百多页的说明书记在心里的?”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罢了。”      

廖班长看起来严肃,却为人淳朴。初次来到海拔近两千米的小高原,我时常跟不上队伍,跑两圈就没劲,自尊心受挫。“不要妄自菲薄,慢慢适应,待会你还得带我练习卷身上呢!”这突然出现的笑容,让我心中一暖。后来,我能够顺利跑完五千米,班长的卷身上也从零基础成功地突破了十二个。      

临行前一晚,我买了一袋零食去与廖班长道别,班长依旧坐在椅子上研究他的说明书。他拿出一盒从藏民家中买的藏红花送给我,说:“回去之后好好干,希望你的人生也像藏红花一样光彩。”      

多么朴实的班长,我庆幸能够与他结缘。他让我看到,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在每一个平凡的岗位,都有闪光的存在。      

实习结束,坐在驶往高铁站的大巴上,班长站在营区大门向我挥手,我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