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握紧先辈们的“接力棒”,出发!

多年前,一群人选择了舍生忘死担起了保家卫国的重任;今天,他们的后代选择了报考国防科技大学,接过这支强军兴国的“接力棒”;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走上新一代人的长征路。

红色家风,荡漾报国初心

高一入学时的自我介绍,尹军凯落落大方:“大家好,我是尹军凯,意味着军人凯旋。我的高考目标是国防科技大学!”干脆利落的发言引得同学们一阵掌声,这一雷厉风行的性格源自他的爷爷。

尹军凯的爷爷

尹军凯的爷爷是一名革命老兵,五五年进入南京炮兵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浙江海防一线,在下大陈岛上驻守,在反击国民党残军轰炸的战斗中后脑不幸中弹昏迷,送医抢救,后因伤复员,成为一名公社普通社员。爷爷很少说起自己的军旅生涯:“比起牺牲的战友,能活着回来就很幸运,咱们尽量不麻烦政府和部队。”

尹军凯爷爷的毕业证书

父亲接过爷爷的钢枪,高考考入广州舰艇学院,毕业分配到了光荣的人民海军。在海军大院里长大的尹军凯,自小就对军营产生强烈的向往。“小学时经常会在闲暇时和警卫连的战士在操场打球,偶尔会看到他们在保养枪械,觉得拿起钢枪保卫祖国是很威武的事情。”于是,考上军校入伍从军的种子在年幼的尹军凯心里生根发芽。

从小立志保家卫国的尹军凯

如今,尹军凯以646分的好成绩考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接过先辈的“接力棒”,向自己的梦想一步步砥砺前行!


祖辈故事,讲述强军梦想

“爷爷,快来给我讲!”2021级学员纪彦丞小时候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听爷爷讲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故事。

他的爷爷是一位有着三十多年军龄的老兵。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爷爷所在部队研发的地炮射击指挥系统应用到著名的老山前线,当时一线部队正在执行任务,突然间,我方阵地遭到一枚敌军炮弹的袭击,此时地炮射击指挥系统快速反应,在炮弹来临之前就发出预警,使所在官兵提前躲避到附近的山洞,保障了战友们的安全,而爷爷所在部队也荣立三等功。

纪彦丞的爷爷

爷爷的故事让纪彦丞对军人产生了无比的崇拜和敬仰,一颗小小的科技强军、为国奉献的种子便埋藏在了心底。

练习书法的纪彦丞

为了这个梦想,他努力学习,并用课余的时间锻练身体。终于,在今年的高考中,以655分的成绩考入心仪已久的国防科技大学,向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前进了一大步。也曾有人劝他不读军校,去过“舒服日子”,纪彦丞说:“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难者进。你我都想舒舒服服,那这个国家谁来守护?”


先辈荣光,照耀前进方向

每当看到外公的军装照,2021级学员杨春江澎湃的心潮久久难以平息。

建国伊始,熊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畔,年轻的外公毅然决然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列车。金城战役中,他们在黎船洞苦战七天七夜,阵地白天丢、晚上夺,泥土被弹壳覆盖,外公和他的战友用生命铸就了一座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所在部队荣立集体一等功。

杨春江的外公

杨春江的大伯也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16岁入伍参军,1968年奔赴抗美援越前线,驾驶着解放牌汽车昼伏夜出,顶着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为大部队运送物资,退伍后仍不忘初心,在社区发光发热,始终牢记为人民服务,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和人民。

杨春江的大伯

“外公和大伯一直以保家卫国为己任。我也要将我的青春,投入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伟大事业之中。”杨春江说。

备考的杨春江


跨越时空,与外公并肩而立

拿到国防科技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张杨一郅难掩激动,为了能如愿来到自己心仪的军校,他曾在无数个日夜里废寝忘食、奋笔疾书。当问他为何有这样的梦想时,他拿出了一张已在岁月中斑驳模糊的“应征公民入伍通知书”,讲述了他外公的故事。

外公当年的应征入伍通知书

应征入伍前,杨坤在原单位合影留念

(第一列左数第四名)

1961年,他的外公杨坤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他先后参加抗美援越、防备蒋介石反攻大陆紧急战备、中苏边境自卫反击战,而后投身抗洪抢险、西北建设。当年在越南丛林里,作为突击队员的杨坤背起炸药包、扛起手榴弹,于枪林弹雨中辗转腾挪,曾数度与死神擦肩;1969年,所在部队奉命赶往重庆抗洪抢险,杨坤被顺流而下的重木砸伤,侧腰至今仍隐隐作痛……

外公在新疆马兰基地修建铁路

因贡献突出,1969年国庆,杨坤受邀在天安门城楼观礼,看见人民欢呼雀跃、军队盛装走过的那一刻,被流弹擦过的头皮、被滚木砸伤的侧腰,被碎石磨破的皮肤——这些在历次任务中所遭受的伤痛,全都化作了军旅生涯的“荣誉勋章”。

深受外公影响,张杨一郅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出了一个重大抉择——报考科大、携笔从戎。高三,面对不甚理想的理综成绩,无力感油然而生,但一想起外公的期盼、自己的志向,他又再度鼓起勇气与信心,继续在书海中搏击。

夜深人静时,张杨一郅仍在备战高考

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杨一郅如愿收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张杨一郅即将穿上军装,成为外公的战友时,他感到自己正和外公跨越时空并肩而立。“当年,外公因身体负伤和家庭困难不得不离开部队,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兵没有当够,如今我终于延续了他的梦想,要当就当个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