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走进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火热的军营

小时候,见到舅舅身着笔挺帅气的军装,我羡慕极了。每次舅舅休假回来,我都缠着他讲部队的事。舅舅见我如此痴迷,就对我说:“好好学习,将来考军校!”我记下了舅舅的话,从小到大,一直朝着军校努力。

然而,高考后,我以五分之差与军校失之交臂。当时军校不招收复读生,我只能去上地方大学。我以为从此和军营不会再有交集了。大学时的一个周末,学校组织国防教育,看到一个个穿着军装、阔步走上讲台的军人,我心底那个梦被猛烈唤醒。交流时间,我上前询问,他们告诉我,要是有兴趣,可以登录征兵网了解政策。我回去后立即上网查阅,萌生了去当兵的想法。

暑假期间,正好赶上老家当地征兵,父亲问我要不要去试试,部队里也能考军校。我坚定地告诉他:我要去。母亲极力劝阻,却没有拗过我,就这样,我来到了新兵营。

之前曾想过军营生活会很苦、很累,真到了那里,才发现苦和累的程度远远超过想象。刚去几天,我便觉得无法适应。除了日常训练,还有各项令人懊恼的规章制度,不能自由行动,不能随意躺在床上,吃饭要快,走路要走直线、拐直角等等。想到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我的脚踝之前受过伤,随着训练量一天天加大,脚踝慢慢变肿。一开始我觉得没什么,心想也许过几天就好了,但事实却是,肿得越来越严重,高帮迷彩鞋都穿不进去了。战友们劝我和班长说下情况,一想到训练场上他的眼神,我就有点怕。班长是个狠人,对自己要求严格,对我们要求也很严。那晚熄灯后,脚疼得实在睡不着,我鼓起勇气去找了班长。

“没事,很正常,每年都有,在部队这还有个专门的说法,叫新兵腿,轻伤不下火线,再坚持坚持。”听班长这样说,我心里更加难受。默默回到宿舍,脑海里闪过入伍十多天来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傍晚刚给母亲打过电话,我强烈地想家并后悔来到这里。

突然有人过来拍了拍我,“睡了吗?”是班长,我立马坐起来,心里一阵紧张,局促地回答:“还没有。”

“你哪只脚肿了?给我看看。”说着,他掀开我的被子。

“呦,都肿这么大了!”

看到我的情况班长很吃惊,“快躺下,我给你揉一揉。”

话音刚落,便感觉有东西滴在我脚上,凉凉的。接着,一双大手开始推揉我的脚踝,揉着揉着,脚踝开始发热,虽然很疼,我心里却暖暖的。

“怎么样,好点了吗?”

我点了点头,“好多了,谢谢班长。”

“后面几天你别训练了,好好休息,等养好了再上。”

第二天早操结束后,排长来找我,班长昨天跟他说了下我的情况,他准备带我去市里医院看一下,去市里坐车要一个多小时,我怕麻烦便推脱,排长硬拉着我坐上车。一路上他和我聊家常。得知我是大学生,他诧异地问我为什么来当兵。我说想考军校。排长笑了笑:“那你可要好好训练,考军校不光要考文化课,还要考其他军事技能,新兵连打基础很重要。”排长又问我能否适应军营生活。我有些吞吐,他见状说道:“没事,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就说,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把我当成大哥哥……”我的鼻子有点酸。在医院,排长把我安顿在椅子上,他一直为我跑前跑后。

医生告诉我,要多休息,每晚睡前用热水泡泡脚。回去后我把医生的建议告诉班长,我说:“泡脚就算了,咱们现在每天喝的热水还不够呢,我就不浪费了。”班长只回了一句:“这个你不用担心。”当晚洗漱时间,班长提了个暖水壶硬塞给我,“拿去用,看够不够!”我心想这一壶热水肯定是班长自己的,连忙拒绝,却拗不过他,我哽咽得再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下到了连队,又遇到了新的班长。有段时间,每周都会有上级机关的检查,任务特别重,而我正在准备军考,却没时间复习。班长知道了这个事情,尽量给我协调时间,工作也给我安排简单轻松的,还托人给我买了备考资料,嘱咐我好好复习。最后那段冲刺时间,班长专门把我协调到连部,复习的时间变得多了,临考前一周,他甚至还替我把岗也站了,让我专心备考。

好在,我没有辜负一路上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军校——国防科大,当录取通知书拿到手的时候,我给班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时光匆匆,四年的军校生活也已走到尾声。在校园里,我遇到了太多无私奉献的教员、关怀体贴的队干部,还有热心友善的战友。我很幸运,在每一个集体中,都真切感受到了温暖。军营是火热的,不仅有冲锋陷阵的豪情,还有感人至深的真情。这些情,值得我一生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