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

海上“赶路”的33天,看科大人如何乘风破浪

豆大的光、铺天的浪、满头的汗。这是王俊海上33天里印象最深的一幕。

4米多高的海浪不停拍打着船帮,海水涌上甲板,队员们屏住呼吸拉紧牵引绳,绳索的一端,是2吨重的重力锚。由于海况恶劣,重力锚就像一个巨大的钟摆,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撞上船体,所有人用尽全力,十几个小时后,终于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布放。

“这个点耽误了,下个任务也会受影响,箭在弦上,等不了风平浪静。” 王俊说。2020年10月,国防科技大学气象海洋学院深海科研团队奉命执行某航次外业调查任务。33岁的王俊被任命为航次总指挥。

他口中的“团队”,在同行眼里,是经略海洋多年的“国字号”;可在团队成员眼中,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一群“赶路人”。

a9fa588e8d27488b938d015d4fb724df.jpg


快一点,再快一点

“33天,他一分钟都不想浪费,简直要把我们榨干了。”同行队员朱家华这样“吐槽”王俊。

事实的确如此,翻开王俊的工作日程表,从前一日零点到次日五点,满满当当。半夜到站、凌晨扫海、连夜完成布放。久而久之,跟船出海的研究生刘泽玉有了一种感觉:“看着老师们忙碌的样子,仿佛在告诉你,快一点,再快一点。”

dc2c66eef65c4152a50c72232fe91740.jpg

快一点,再快一点。不仅在海上,平日里,团队也是如此。

团队成员徐志明做完海试做湖试、做完湖试又来到了海上;王俊刚下船没几天,就参加某系统的水下试验,紧接着还要去往某岛礁执行科研值班任务。

4f4dfa2d3d9644e3a93d70de9249fa7e.png

快一点,再快一点。不仅是现在,近20年,团队一直如此。

● 2000年,团队完成国内首次某型设备海上试验,迈出走向海洋的第一步;

● 2010年,团队实现从关键技术向海上应用的跨越,捧回军队科技进步奖等诸多奖项;

● 2018年,团队完成国家多个前沿战略论证,吹响走向深蓝的号角……

b0c6f1334b4c417ca8110a919e6c9bc7.png

这群从零起步的拓荒者,用满腔的热情和急促的脚步,一步步紧跟着国家和军队战略需求,将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逐渐变成现实。


走出安全区

“路该往哪赶?”科考船的指挥室内,船长陈修峰对着海图向航次首席科学家胡永明和总指挥王俊问道。

第一阶段作业完成后,接下来的两个作业站位一个在南一个在东。此时,气象预报南面已经有台风生成。

“哪怕是第一天上船的水手,都知道要绕着台风走。”可眼前的两个人却给出了与他相反的答案。

701a1eff0bf04e9bb829c58210badc61.jpg

“我们有自己的数值预报团队,我们觉得台风对目标区域近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如果南下得快,还可以赶在台风到来前完成任务。”胡永明解释道。

最终,航次领导组决定先南下再东进,结果和预料的一样,南下的航程和定点作业并未受到台风影响,整个过程异常顺利。

740e5d4aa38a4763bd8e0c106d2d98a2.jpg

海浪翻滚

事实上,33天的海上航行,出现了4次台风。茫茫大海之上,团队抓住了每一个窗口期,在台风中“秀起了神操作”。走出安全区,在团队早已不是新鲜事。

团队的领军人物,中国工程院院士宋君强之前一直致力于数值气象领域研究,如今却放弃已有的深厚积淀,向陌生的深海领域进军。他说,“这是国家的战略需求,为了这18000多公里的海岸线,把后半辈子搭进去也值得。”

王俊的研究生导师、航次首席科学家胡永明,搞了几十年的海洋研究,如今已经60岁的他一听到出海,仍然异常兴奋。“家里憋不出什么东西,还是要去海上,只有大风大浪才能检测系统效果。”

4fa2d6ffb1784bdabbca2735dc1fbd52.png

在老师们的影响下,王俊等一批“80后”也不断刷新着团队的科研记录——首次参加极地科考、首次航次深海调查……“要做就做之前没有做过的!”


这是我的船

“乘风破浪犹未尽,顺势而为波涛平;人定胜天聊自慰,一朝功成在人为。”下船前一天,王俊发了一条朋友圈。33天的经历,他感慨颇多。

232e74b2ddcd460293b38e1a08cc56da.jpg

一个人奋斗,是现象;一群人奋斗,就成了一种力量。

a78b0a5d59d340d9b63465cfdb785284.jpg

深海室主任朱敏清楚地记得2019年团队开学术年会时的情景。手下清一色小年轻,为了把氛围搞得更轻松一些,他特意选了一个周末,带着瓜子、饮料,甚至还准备了一些桌游和团建节目,没想到这帮年轻人“根本不买账”。

从早上八点开始,三个教研室主任拿着话筒轮番上阵,总结一年来的科研经验、分析攻关中遇到的各项问题,一个刚讲完,另一个就把话筒抢了过去。大家越聊越起劲,思想的火花越碰越激烈,索性取消了其他项目,讨论会一直开到晚上七点。

“说好的团建环节一个没搞,大家却都挺高兴,因为心聚到了一块。”朱敏说。从那以后,团队的氛围变得格外融洽,大家都达成了一个共识——那艘正朝着深海梦乘风破浪的航船,是我的。